top of page
搜尋

我們的研究結果:量子糾纏與調整工序

已更新:2021年11月19日



認識思覺基因的朋友,大多數都知道思覺基因的研發團隊,會經常到全國乃至全世界不同的地方去做一些研究,以及需要到不同地方去做一些實地調整工序,或者遙距調整工序。

對此很多人也不瞭解,研發團隊到底去不同的地方研究什麼呢?


以及實地調整工序是做些什麼?


或者遙距調整工序到底是怎麼運作的?


關於這方面的問題,我們希望通過以下的內容能夠讓大家有更多的瞭解。 其實以上提到的每一個問題都是和地有關係的,所以我們先瞭解一下人與地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,再一步步解答後面的問題。



人與地的關係

地球是由六大板塊組成,分別是亞歐板塊、非洲板塊、美洲板塊、印度洋板塊、南極洲板塊、太平洋板塊。 我們中國有幾個位置是被這些板塊摩擦、擠壓得最厲害的。


地球的板塊



比如中國的西邊四川,有南太平洋、印度洋板塊的擠壓。 中國的西北有歐亞板塊壓過來,東邊是整個太平洋板塊、美國、日本那邊撞過來,所以我們國家的地承受著來自各個方向的壓力。


中國處於很特殊的一個板塊,科學家說中國的板塊是世界上其中最古老的板塊,它的特殊位置使到其他板塊壓過來都會不動。 而正因為它不動,它的受壓就會特別高。 所以中國人的後代,就被地所壓著的那種力發出的信息,影響之後的所有動物,以及人類都有受壓的感覺——那種很壓抑的感覺。



地殼的廝殺和被廝殺



我們從意識層面觀察到,每當兩個板塊碰撞摩擦的時候,都會產生很多意識。 當板塊移動的時候一個板塊在上面,另一個就會被壓倒在下,我們研究這種情況會形成很多不同的基礎心態儲存在地裡面。


比如上面的就是"吞噬者"(廝殺),下面的就是"被吞噬"(被廝殺)。 "吞噬者"(廝殺)和"被吞噬"(被廝殺)的不同角色,就會產生不同的心態。


比如"吞噬者"(廝殺)就會有狼狠、驕傲、好勝、憤怒、懲罰。 "被吞噬者"(被廝殺)就會有負面、畏懼、絕望、小氣等等。 這些意識心態,會以電子資料的方式儲存在地里,這些質素也會不斷影響人的心理情況和身體健康。



地的電子資料影響植物、動物、人類



在我們的研究中,這些板塊撞擊所產生出來的意識,也會使到有恐龍的出現,例如在我們國家中原地帶或者四川附近。 因為恐龍也是依據板塊的撞擊所產生出來的廝殺意識,而恐龍就是這些廝殺意識層面的物質代表。 當有了恐龍這個物質存在的時候,才能繼續演化出不同的生命,同時也使到很多的鬥爭、競爭在中原地帶發生。


而由地殼發出來的廝殺資訊,也會記錄到地的礦物質里。 這些情景會以電子資料的形式記錄在礦物質里,而礦物質又會造成更多不同種類的礦物質。 因為廝殺的意識會造成礦物質,礦物質就等於廝殺的一種層面記憶在地裡面,成為資料的載體。


這些在礦物裡面的廝殺或者鬥爭資料,一旦產生是不會消失的。 這些資料會不斷影響在這個地里長出來的植物,因為植物會直接吸收來自地里的元素或者礦物質。 當動物吃了這些地里生長的植物,就會將儲存在植物裡面的資料吸收到身體中,而人類又吃這些植物和動物,所以也會吸收來自地的電子資料。 其實人也會直接受到地發放出來的磁場影響。





除了我們透過吃動物和植物吸收地的資料,但我們不要忘記,因為我們的基因都是由恐龍時期,一直演化變成人類的,所以我們基因裏面已經儲存著大量很不開心的資料。


為什麼會有大量不開心的資料呢? 就是因為被廝殺,或者有的人廝殺其他人的資料,就會繼續製造很多鬥爭,甚至戰爭。


其實這些都歸咎於"地"。 因為這幾十億萬年所產生的廝殺,以及在當時戰爭里所產生的複雜意識,都儲存在"地"里。 而這些資料也會一直記憶在我們的身體裡面。 所以,要改變我們生命的基因,就要由"地"開始。




人和地的量子糾纏關係


從上面的解釋我們理解到地可以影響人,人也可以影響地。 而當我們開始對生命有一個理解的時候,我們就有機會可以去到一些地方做調整工作,去説明注入新的程式到地里,減少地發放出來的廝殺信號,同時回收我們與地的量子糾纏中廝殺的資料。


而要瞭解清楚我們和地的量子糾纏關係,我們需要先了解什麼是量子糾纏?


量子糾纏現象



什麼是量子糾纏?

量子是超微觀的能量單位,比元素粒子還要微小,量子也是組成元素的能量單位。 而物質在這個層次上表現得有點不同,導致科學家研製了一整套新的定律,來描述所發生的現象,他們稱之為"量子理論"。 其中最奇怪的現象就是"量子糾纏"。


在量子力學中,有共同來源的兩個微觀粒子之間存在著某種糾纏關係,兩個粒子(有共同來源) 無論距離有多遙遠,都一直保持著糾纏的關係。 一顆粒子的變化立即影響另外一顆粒子,這就是"量子糾纏"。



一分為二



準確來說,所謂的量子糾纏指的是,兩個或多個量子系統之間存在非定域、非經典的強關聯。 也就是說,每當同一件事故所產生出之分子(在量子世界內),無論這些分子相隔多遠,無論是在宇宙的兩方,包括不會受時空限制。


只要改變其中一顆粒子,另外因應同一件事故所產生出的其他粒子,也相對會受到同樣的改變,甚至可以影響千萬多年前的事故。 這樣的物理現象成立,就是我們現時利用這個原理去作出遙距調整工序的基礎。



為什麼人與地會有量子糾纏?

其實這個量子糾纏從宇宙大爆炸的第一顆氫元素已經開始了。 因為在宇宙大爆炸開始前的一顆能量,我們稱其為"單元性"能量。 直到宇宙大爆炸的時候意識界由"一"分為"二",同步誕生第一顆物質元素"氫"因為物質是意識的代表。



氫元素的量子糾纏



當意識界開始分拆、代表意識的物質「氫元素」也不斷演化。 經過幾十億萬年演進出整個物質世界、有礦物、植物、單細胞、動物、人類。


所以意識世界和物質世界或者空間是有一個聯繫的,或者是相等的。 在意識世界分裂的時候,物質世界也同步在裂變,所以物質世界和意識世界就會相互連接著。 意識世界裡面也是相互連接著的。





比如我們吃的九宮格火鍋那樣,如果您要倒一些東西到火鍋裡面,它會全部滲透到所有的格子里,所以是無法分隔的。 只不過在物質世界裡面,就會有一個意識的代表,因為就算分了格子,但每一個格子都有自己的思維,只是看起來好像是九個格子。


就像九宮格的火鍋,如果它的火是在中間,那就會使到中間或者側面的感受都會不同,因為中間和側面感受到的溫度都是不同的。 所以在這個物質世界裡面,就要有一個獨特的代表,就像代表這個火鍋的感受那樣。



人與地的量子糾纏現象



所以這種量子糾纏其實從「氫元素」就已經開始,因為所有物質,包括人類都是由「氫元素」開始演化而成。 所以人的基因和地都會有一個連線所在,人和地就會有一個量子糾纏現象。



地是很大的盛載器

因為在地上發生的不同事件,都會添加不同的質素在地里。 比如不同板塊移動產生的信號,恐龍的滅絕,動物世界的廝殺,我們的祖先過往在這個地里發生的事件等等。


因為這塊地曾經受擠壓影響動物之間的廝殺,人類之間的廝殺、殺戮,這些資訊一直儲存在我們的基因和地里,那我們和地就會繼續產生更複雜的量子糾纏關係,因為意識是一直連接著的。


在之前的文章里我們經常講到基因是一個儲存器,會儲存和播放過往的資料。 其實地是一個更大的儲存器,跟我們的基因配合著儲存、播放、重演這些電子資料,影響著所有的生命



地是一個很大的儲存器



我們和地的量子糾纏關係,使我們無論人在成都、西安、香港或者美國還是其他地方,甚至無論在任何時代,這個事件的記憶資料都沒有改變過,這個事件和地以及和我們的糾纏關係也沒有改變過。 直到現在我們去到一些地的時候,還是會被這個地曾產生過的廝殺、戰爭、鬥爭影響著。


所以,有很多人旅行去到一些地方,會突然覺得不舒服,或者突然發生一些意外,或者去到某個地方突然爆發癌症,甚至突然去到某個地方暴斃,對於這些發生很多人都不理解為什麼會如此。


其實就是和這個地有很強的連線,就是量子糾纏的無形連線,帶有強烈的廝殺信號,我們統稱為一種"相沖"。 這種相沖會使到某個時候,這個人想要去到某些地方去重演一些事情,但這些暫時很多人是沒辦法理解的。


但同樣也是靠我們和地有這個連線,我們才有機會去到一些地方做調整工作,才能處理我們與這個地的連線發出的一些資訊資料,幫助我們的生命可以容易些有改變。 不然就會一直被這些與地之間的連線資料,不斷供應給我們,影響我們的思維模式,影響我們的心理、情緒狀況,以及我們的身體健康。



地的調整工序運作與作用

因為思覺基因研發隊理解到,地是我們的意識和思維模式的基礎,是推動我們難去改變的一個巨大的資料庫。 比如地所儲存的畏懼、狼狠、廝殺也會給人類有這些基礎的邏輯思維。 因為地沒有改變就一直會影響我們,那我們就會覺得很難改變這些基礎的畏懼、狼狠、廝殺。 所以地的調整工序對人類的演進是非常重要。





在處理地的資料時,等於把我們基因內的數據改組。 地的礦物基礎是「氫」 元素,構造成基因的基礎蛋白結構也是「氫」 元素,我們與地都有"氫"的意識基礎。


所以通過我們與地里的「氫」 元素量子糾纏關係改變后,負責緊扣著蛋白分子的氫元素,經過量子糾纏也會同時得到重組。 經過氫與氫之間的聯繫組織,透過量子糾纏的「無線溝通」形式,可以散播給整個世界。


那這個地的重組工序就會影響到不同國籍的人類,還有一切動植物。 也就是說,這些在幾十億萬年前產生的意識,與現在儲存在我們基因裡面的,是同樣的意識。


也就是說,只要我們去到這個地,去改變這個地質的資料,經過量子糾纏無線的連線,也就是聯繫著曾經和這片地有關的人,都能改變我們基因里的一些意識,這就是量子糾纏中所解釋的。



實地調整工序中



實地調整工序

歷史中發生過很多戰爭,或者恐龍時期的廝殺發出來的恐怖心、畏懼心、霸道、殘暴的意識。 可以利用「注碼」的形式改變這個地的質素,相對可以改變我們基因裡面帶有因為這個地,產生出來的廝殺意識所製造出的戰爭場面,那些儲存在我們基因裡面的記憶資料。


這些資料能改變,我們就可以舒緩到精神上的壓力,幫助細胞恢復健康狀態。


所以,如果我們要處理現代人發放出來的畏懼心、負面邏輯、偏激、不開心、小氣、妒忌,很多的鬥爭或者拼搏,類似這樣的知覺或者做事方式,就要由"地"開始去改變地質里所儲存的一些資料。


這些資料發放出來的意識,會影響我們的大腦或者我們身體里的細胞,不停的發放很多不同的意識,從而使人容易情緒暴躁或者焦慮,無法有一個寧靜的心境,影響心理和身體的健康。



實地調整工序中



現在我們可以比較容易把握到的就是"地",因為"地"基本是沒有改變的。 人會滅亡,而"地"是永遠存在的,比如各種恐龍化石,恐龍蛋化石,這些都是歷史遺留給我們去爭取改變歷史的最好證物。


曾經產生過極度廝殺的戰場,也是我們可以好好利用的事故根源。 有了這些事故數據的盛載物,也就是地下之礦物元素,我們就可以到一些地展開基因代碼重組工序(實地調整工序)。


當研發隊識別到一些很基礎的地,就是對大家都會有基礎影響,比如畏懼、負面邏輯、偏激、狼狠、怒心等。 就會由工作人員和需要進行實地調整工序的朋友,到識別過的地去做實地調整工序。












延安實地調整工序



在實地調整工作中,就會用到一些"注碼"的產品和一些儀器,以及特定的礦物化石或者歷史遺留給我們的其他數據的盛載物,中和轉化人與地的共同資料。 實地調整工序和遙距調整工序的區別是,人直接到相關的地去做調整工序,就可以直接大量回收過往的電子資料到地里。




遙距調整工序

因為我們基因內寄存的電子數據,記憶了這些板塊移動的信號,恐龍的滅絕意識,動物世界的廝殺,還有印記著這幾千年所產生過的戰爭,以及因戰爭,導致的受難層面。


所以,當我們在這些戰地上作出重組工作時(實地調整工序),其存在地裡面的數據就會得到中和。 就像把軟體程式卸除一樣,把過往數據結構改組。


參與遙距的朋友經過姓名、出生年月日、身份證號碼、現居城市作引領。 這些資料就像一個網路IP位址,而在互聯網中有了網路IP位址,就可以辨認尋找每一接駁著互聯網中的計算機。 我們就可以經過在一些地方所做的重組工序,去改組相關的人基因所儲存的數據,因而"命運"得到改變。





也就是說,當一個人參與我們的遙距行動時,等於他本身就有一個意識想參與。 有可能通過理解這意識質素后,他會感覺到這個地所產生出來的畏懼心或者偏激、怒心,跟他現在生命裡面所產生的偏激、怒心、畏懼心是有關係的。 所以,他才會有這個緣份參與我們的遙距調整工序。


就是在我們做出報名參加遙距的行動時,當我們處理這些地基、地氣的時候,這些朋友都會同時間得到一種翻身,或者改變生命的效應。




思覺基因能夠有這樣的機緣發掘到這些,也是一種非常特別的緣分,因為這樣的緣分我們也會繼續的探尋下去。 25年期間,我們花費大量的時間、精力、經費去研究和探索。 我們也希望借這樣的緣分,能夠幫助意識世界減少一些戾氣、負面、廝殺、分裂的意識,進而能夠説明到人類能夠更健康、開心、和諧、同步、一體。


當然我們並不可以一下子完全改變地給予我們的動力,但也是有一定的説明。 也非常感恩對我們的研究感興趣,以及一直


支持著我們的朋友,希望我們在將來能夠給大家帶來更多好的產品、技術、服務、教育。


免責聲明:以上文章僅用于教育目的,不能替代醫療建議。 我們不能確保或保證我們文章中的信息適合您或會改善您的職業、業務或個人生活。 如果您在使用我們的產品,服務時感到不適或出現其他症狀,請您立即停止使用。 如有需要請盡早尋求有關專業人士/機構的協助。 使用以上提供的任何信息的風險完全由您自己承擔。

85 次查看

Comments


Commenting has been turned off.
bottom of page